>

老司机聚合

老司机聚合

事情结束人也渐渐的散去,韩毅带着身后的四人前往鲁肃负责的盐铁司,里面可谓是热火朝天啊,外面冷的像冰淇淋,里面热的像个炉子。

韩毅观察了一下,四面俱不透风,都被严密的包住,每一个汉子都赤裸着上半身,一击又一击的敲打着下方的武器。

韩毅随手拿了把剑,体态沉重且锋利,剑身宽厚,显得笨着没有那么灵活多变,心中不由的感叹,如若能够将历代是唐刀、龙泉剑等武器打造出来,杀伤力定然不小,军队的实力也会大大的提升,必压各国一头啊。

“小老儿不知道大王降临有失远迎!”鲁肃带走一班子弟赶来,看向韩毅笑道,对于下方武器有着说不出的自豪。

“老先生为我国日夜操劳,到是我显得不是了!”韩毅却是打个马虎眼,和鲁班客套客套。

“不知道大王对小老儿打造的剑有何看法!”鲁班平静道。

“剑锋沉稳,剑身锋利!乃是不可多得的好剑啊!”韩毅随便夸了两句,开玩笑自己见过的武器多的是,这算什么啊,顶多算是把好剑,算不上宝剑。

“大王就不必夸赞老夫了,我观大王话未说完,想必又有新的图纸交给小老儿了!”手中鲁班伸出自己的双手,对着韩毅挑眉道。

仿佛在告诉韩毅,快快拿出来,我来研究研究!韩毅看着稀奇古怪的鲁班,不由的一笑,这老家伙还真是个奇葩,连忙将鲁班伸来的手推了回去,笑了笑道:“图纸到是没有!但想法到是有一个!不知道老先生有没有兴趣听一听啊!”

鲁班看着韩毅不怀好意的笑容,也不打哈哈:“愿闻其详!”

“剑制造的工艺较为繁琐,况且还需要将剑身打磨锋利,实在是太耗时耗里,老先生何不研究用刀呢!刀只有单面,只有将其单面打磨好必然锋利无比,用精铁淬之,百炼成钢,其坚硬的程度比铜都要厉害啊!”韩毅平静道。

“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钢啊!”鲁班诧异的看了一眼韩毅,不解道。

(熳儿)的回忆

“十个铁可炼一块精铁,精铁在千锤百炼,方可成钢,其中要去其糟粕取其精华,将铁里面的渣质剔除,留下来的才是钢!先生在将其千锤百炼,打造为一柄刀,其威力不在先生这精心打造的青铜剑之下!”韩毅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。

鲁班后面的弟子听的晕晕乎乎的,只有鲁班自己一个人慢慢的思考。

韩毅一笑,这老家伙恐怕又有的忙了,突然鲁班一拍头脑激动道:“平常只知道用铜炼剑,打来打去依旧没什么进展,今日听大王一席话令老夫我茅塞顿开啊!”

“快快快!你们几个臭小子!给我找铁来!咋们即可动手!“鲁班开始招呼着。

“典韦,飞鸽传书告诉荀彧!那二十万囚犯,如果刑满的就将他们释放回去,没有的将他们赶入铁矿上中,让他们采矿!”韩毅却是平静道。

“启禀大王,长安二十万囚犯已经少了八万人”典韦连忙禀告。

韩毅却是不解:“修建的时候还有二十四万,如今怎么就只剩下十二万了!

“他们大多数都是没田没地的人,迫不得已这才偷爬抢劫,如今荀彧大人给了他们钱财,将官地中空闲的分发下去,自然而然的人越来越少,况且各地的百姓大多都得到了治理,百姓无不欢庆这是大王之功,自然人越来越少!”典韦看着韩毅,说他拍马屁吧他没有,说他没有吧,但听着向那么回事!

“开山采矿需要的人也不多,有多少人便能产多少量,这十二万之人倒也是够用!”韩毅也是无奈,人口有限。

韩毅也不敢征调民夫,如今各地百姓刚刚安定下来,马上眼看着赶上春耕,这个时候自己在去征调民夫,恐怕一个两个都会怨声载道,自己这个王位也是别想座稳!

“这边已经安定了,过几天我将造纸术等都一并送给鲁班,这老家伙恐怕有的忙了!我们也不要闲着,抓紧时间储备粮草,积极练兵!”韩毅面色严肃,看向前方走了出去,盯着前方眼中若有若无的想这什么。

”大王接下来去哪里?”典韦不解的道。

“陈庆之训练他的鬼袍军也是有一段日子了,我们去看看!这家伙到底在干什么!“韩毅满是期待。

陈庆之在历史上可是威名赫赫,也有人将他和韩信、白起比,只不过可惜的是,他们两个都是开国大将,受太庙供奉,后世的王朝就算存在的时间比较短,但也是刻碑立传,万人敬仰。

可陈庆之就不同了,他身处魏晋南北朝,国家本就动荡,几乎是皇帝天天换,新的皇帝上位,必对前朝的功臣摸黑,以达到对自己地位的巩固。

而陈庆之这家伙的战绩实在是太耀眼了,几千人战败数十万人,根本没办法摸黑,只能以遗忘的方式来消除。

渐渐的几十年下去,人们只记得韩信、白起这赫赫有名的天下名将,像陈庆之已经被遗忘在历史的角落了。

此刻陈庆之站着校厂之中,盯着下方的将士,原来就骨瘦如柴的他,在这凌厉的寒风中,更显的脆弱,仿佛要被风吹断了一般。

下方的召虎,体态魁梧,手中领着一口大砍刀,细细的打量这每一个士兵,虎目所过之处,竟然找不到半分破绽。

陈庆之看向下方的士兵,突感身体不适,连忙捂着嘴巴咳嗽了起来,下方的士兵竟然不为所动,一个两个依旧笔直的站在。

陈庆之露出一个欣慰的笑意,抬起他那苍白的脸,严肃道:”今日我托付飞廉将军,在山中找来3队狼群,他们已经饿了三天了,如今可是饥肠辘辘,你们上百人为一队,对付一队饿狼!不可使用任何的兵器,你们能够用的只有下方的石头,听明白了吗?”

“是!”上千人的声音响彻云霄,兽惊鸟散,很难想象人徒手博狼,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。

头像

Published b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