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
小恶魔ssz

小恶魔ssz

PS: 这几天事情比较多,对不住大家,今天是4000字。

“哥说话怎么带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?”朴敏雅忽然说道。

侑莉原本正想说什么,听到她的话,突然一顿,已经到喉头的话语又咽了回去。倏地抬眼看向朴志勋。

“什么酸溜溜的味道?”朴志勋目光微微一闪,随即便若无其事地反问道,“你那真是小狗鼻子不成,连这都能闻出来?”

“没有就没有吧。”朴敏雅看了看两人,摇摇头,欲盖弥彰地说道。她并不知道侑莉有男朋友的事情,侑莉只告诉了朴志勋,却没有告诉她。

“梆!”朴志勋用筷子另外一头在她额头上轻轻敲了一下,没再说什么。

侑莉也安静下来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OPPA……”

不过,只是片刻,朴志勋和侑莉便察觉到这样气氛会越来越尴尬,于是想要说点什么。不料,却同时开口。

“OPPA先说吧!”侑莉抢先说道。

“没事,就问问你几点出门,别忘了时间。”朴志勋说道。

唯美绽放可人甜心美眉

“5点就要出发,所以先把鱼给爸爸他们做出来。”侑莉回答之后,问道:“OPPA和敏雅在美国又做什么了?”只是想找个话题打破尴尬,并不真的猜到他们有什么大动作,就是随口一问。

“收购美国一家报纸。”不料,朴志勋却回答道。

“为什么跑去美国收购报纸,OPPA不是已经有了一家棒球队的股份了吗?”因为意料之外的回答,侑莉呆了呆,随即惊讶地问道。

这半年多来,朴志勋的步子已经迈得非常大!固然为他带来很大名声,但凡事都有利有弊,很担心他因为过于重视海外事业,而忽略了在韩国的根本,最后落个两头失败。而且。国内已经有一些谣言称他想要改换国籍――自从他把《智龙迷城》工作室迁到日本后,这个谣言便开始流传,只不过一直影响不大,却也始终没有消失。

朴志勋似是犹豫一下。

“如果是什么机密内容。OPPA就不用说了!”侑莉见状,心头微微一酸,涌出一股不太舒服的感觉,口中却是“大度”地说道。

“想什么呢!”朴志勋眉头微微一皱,瞪了她一眼。说道,“涉及到另外一件事,我在想怎么和你说!”

“哦。”侑莉一瘪嘴,委屈地应道。但是,心头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却突然消失。

“前段时间回国,我被tvn赶出来的事情,你知道吧?”朴志勋说道。

“什么赶出来?”侑莉鼓着嘴说道,“OPPA的股东身份又没变,都谁参与了,在股东大会上给他们穿小鞋!”

“扑哧!”朴敏雅掩嘴偷笑。

“笑什么?”侑莉脸上微微一红。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,嘴硬地问道。

“那些人得到了大股东的支持才敢这样做,不然,我哥也不会顺势退出。”朴敏雅解释道,“如果他们做的不错,我哥却在股东大会上故意抹黑,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,就连电视台那些支持我哥的人也会因此离心。”

“然后呢?”侑莉转过头去,看着朴志勋问道。

术业有专攻,下次拉着朴敏雅比跳舞!

“原本。从美国回来时我就有创建一个像flix那样的流媒体视频网站的念头,现在正好提前付诸行动。”朴志勋轻笑着说道。

“哦――”侑莉并不知道“flix”是什么,只能装懂地点点头,准备下来再查。

“flix是一家美国的公司。在美国、加拿大等国家提供互联网随选流媒体播放、定制DVD、蓝光光碟在线出租等业务。”朴志勋主动解释道。

侑莉微微点了点头,顿时有了一个直观的印象。

“创建一个这样的网站,需要大量的工作人员。”朴志勋这才继续说道,“韩国国内,三大地面电视台和四大综编频道、再加上Tvn等,原本竞争就非常激烈。如果我在国内大张旗鼓地招收员工,肯定会遭到他们的抵制。正好,《纽约时报》想要出售《波士顿环球报》,后者的底子非常好,1993年时被《纽约时报》以1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。”

“啊?”侑莉微微张着嘴,一脸错愕地看着朴志勋,小心地问道:“OPPA有那么多钱吗?”

虽然《智龙迷城》和《bsp;of s》完全可以用“印钞机”来形容,他的影视公司、特效制作公司也都赚了许多,但他花钱更快!不止一次听他提到过“钱不够花”,原本想要把客厅墙壁弄成一个小的水族馆,结果泡汤,地下二层的私人电影院,也只是完工而已,一些预先构想的设备,都没有购置。

当然,几千万美元、甚至一两亿美元,对他可能不成问题,可这是11亿美元啊!

“呵呵……”朴志勋、朴敏雅同时笑了起来。

不怪侑莉,任何不了解的人听到后都会这样想,1993年时就已经价值11亿美元,现在应该是多少?

但是,自从网络时代来临,很多转型不利、或者干脆没有转型的传统媒体都没落了!就连《纽约时报》都已经举步维艰,更不用说旗下的《波士顿环球报》。

“笑什么?”侑莉好似发怒的小猫,颇为懊恼地叫道。

“我告诉你,《波士顿环球报》现在大大贬值,你猜是多少?”朴志勋突然笑着问道。

“嗯――”侑莉皱眉沉思片刻,试探着问道:“6亿美元?”鼓足勇气,才砍掉一半。

朴志勋摇头。

“4亿美元?”侑莉再次问道。

朴志勋还是摇头。

“总不能是1亿美元吧!”侑莉气哼哼地说道。

“如果只算《波士顿环球报》及其网站,估计也就不到5000万美元。”朴志勋这才说道。

“真的假的?”侑莉一副“虽然我不懂、你也不能这样忽悠我”的表情。

1993年时价值11亿,就算贬值,也不能贬到这种程度吧?

“真的!”朴敏雅点点头。

侑莉这才相信。

朴敏雅似笑非笑地瞟了朴志勋一眼。

朴志勋抽了抽嘴角,他也不是经常逗侑莉,怎么信用这么低?

“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侑莉并没有高兴,而是一脸担心地问道。

“经营不善、找不到出路、工会和《纽约时报》几乎快要互不两立,大概就这样。”朴志勋说道。“而且,不是我自己收购,是和波士顿红袜队的大股东联手。”

“也是,以OPPA的狡猾程度。不骗别人就是好事了,怎么可能被人骗?”侑莉这才放心,点点头,说道。

“扑哧!”朴敏雅急忙用手掩嘴。

“你这是在夸我吗?”朴志勋哭笑不得地问道。

“OPPA这样认为就好!”侑莉随口说道。

好似闷热的夏天吃了一大口冰激凌,知道他们在忙什么之后。心里突然变得通透,说不出得痛快。

之前的慵懒消散,整个人似乎都变得精神不少。

“OPPA和敏雅吃吧,我去洗澡,然后准备上班了。”朴敏雅回来,她自然不用再操心晚上朴爸爸、权爸爸两人吃什么。

“嗯。”朴敏雅点点头,说道:“晚上如果来得及就给我打电话,我们一起看电影。”

“哦。”侑莉的回答有些敷衍。

“侑莉姐姐怎么了?”等她上楼之后,朴敏雅才倏地转头看向朴志勋,悄声问道。

“挺好的啊。”朴志勋正低头吃鱼。被她突然凑过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随即漫不经心地回答道。

“侑莉姐姐和哥怎么了?”朴敏雅顿了一下,再次问道。

“产生一点小问题,需要慢慢磨合。”朴志勋解释道,“不过,你也看到了,问题不大。”

朴敏雅没有吭声,直勾勾地盯着朴志勋看了半晌,不知道在琢磨什么。

朴志勋突然抬手,用一根筷子在她的鼻尖上轻轻点了一下。

顿时。汤汁在她白皙的鼻尖上晕染成一个圆点。

“啊!”朴敏雅轻呼一声,急忙用手擦了擦。

朴志勋低头继续吃鱼。

朴敏雅再也无法像之前那样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
也没再追问。

不久之后,侑莉洗漱完毕,朴敏雅开车送她去美容院。

正好朴爸爸、权爸爸一起回来。晚一步没有看到两人。

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就你自己回来的?”

“志勋回来啦!”

朴爸爸、权爸爸看到朴志勋一个人坐在客厅吃鱼,同时一愣,之前都没得到消息。

“想给爸、叔叔一个惊喜的。”朴志勋上前接过两人手中的渔具,笑着说道,“敏雅也回来了,刚刚开车送侑莉去美容院。”

“叔叔。阿姨呢?”回答之后,又对权爸爸问道。

“在济州岛呢,照看度假村。”权爸爸说道。

“阿姨不放心?”朴志勋问道。不用想也知道,肯定不是把权妈妈“丢”在济州岛。

“是啊!”权爸爸摇了摇头,颇为无奈地说道,“怕我有钱了之后乱花钱,每天都要查账!不过也好,反倒很是支持我钓鱼,免得染上一些乱七八糟的嗜好。”

“阿姨是为了您好。”朴志勋笑着说道。

“我也知道。”权爸爸点点头,问道:“去丛林,没少吃苦吧?”

“还好了,节目组对我比较照顾,而且同行的都是不错的人。”朴志勋一边说着,一边打开放在客厅的一个行李箱,说道:“爸、叔叔,我给您们买了冬天的衣服。”

“敏雅买的吧?”自问了一句后,就没再说话的朴爸爸淡淡说道。

“嗯。”朴志勋讪讪一笑,说道。

“呵呵……”权爸爸看着两人,笑着摇摇头。这对父子的相处方式非常特别,不知道的人怕是会以为他们父子间的感情很淡。

然而,在一个一贫如洗的家庭中,父亲为了让儿子好好上学,从不让儿子做任何家务,甚至为了给儿子买学习用品而戒了烟,尽管小时候的管束方式有些粗暴,但又何尝不是父爱的体现?

只有他这个邻居才知道,当初朴爸爸和敏雅妈妈再婚,不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妻子,否则也不用等那么多年,而是为了给朴志勋找一个妈妈!

“爸、叔叔,您们钓的鱼呢?”看过衣服后,朴志勋装作好奇地问道。

“放在门外了!”两人顿时来了精神。

收获不错,有两条一尺长短的鱼。

“我在加勒比海也钓鱼了。”看过之后,朴志勋终于说道。

朴爸爸眉头一扬,顿时明白他为什么还拿着手机出来了!

虽然话语不多,但又怎么可能不了解自己的儿子?

权爸爸却没有意识到,凑头看向朴志勋的手机屏幕。

而后,就看到了那条堪称怪物级别的石斑鱼。

“你小子!”顿时明白他的炫耀心思了,苦笑不地说道。

“都是被敏雅妈妈惯的!”朴爸爸轻哼一声,说道。每次朴志勋考试下来、或者做点什么,敏雅妈妈都会用不同的方式、温柔地称赞他。正是因此,朴志勋的学习成绩才飞速提升,一年时间就完成了从“混混”到“学霸”的转变!

“敏雅妈妈……太可惜了!”权爸爸想要称赞一句敏雅妈妈,却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出合适的词语,最后只能轻声叹道。

朴志勋、朴爸爸同时沉默。

敏雅妈妈自身的命运很不好,但却反倒养出温柔、贤淑的性格,正如冬天盛开的梅花。

“你没事吗?”片刻之后,朴爸爸首先开口问道。

“没。”朴志勋回答道。

“把这两条鱼收拾了!”朴爸爸说完,转身招呼权爸爸进屋。

朴志勋无语地拎起水桶,前往厨房。

幸好,没多久朴敏雅便回来了。

和朴爸爸、权爸爸打过招呼后,来厨房帮忙。

不过,眉头却微微蹙着。

“哥!”不待朴志勋询问,便轻声说道:“侑莉姐姐好像和人吵架了,我问她是谁,她也不说。”显然,是打算“帮里不帮亲”,根本不会怎么回事,而是直接问对方是谁。

朴志勋手上的动作一顿。

“哥知道?”朴敏雅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细微变化,惊讶地问道。

头像

Published b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