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
一起看片的app下载

一起看片的app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林淑大概是觉得慕浅莫名其妙不可理喻,因此将她送到霍氏,自己直接转身就走了。

慕浅进了霍氏,打电话给齐远,发现打不通,于是便到前台问了一下。

结果很明显,前台就算认识她,给她的回应也是不方便让她上去。

慕浅也不为难他们,点了点头之后,拖着自己的行李走进卫生间去简单清洗了一下自己,随后才又拖着行李,走到了大堂休息区的沙发坐下静心等待。

26楼,齐远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看着电脑屏幕上调出的监控画面,满脸纠结。

庄颜从霍靳西的办公室里走出来,见他那个样子,凑上前来,“看什么呢,这张苦脸!”

一看到屏幕上的慕浅,庄颜不由得吃惊,“她回来啦?”

“昨晚就回来了。”齐远说。

“那不接她上来?”庄颜说,“赶紧把她给老板送进去啊,最近这段时间老板办公室的气压可真是太低了,我进去一次窒息一次。”

庄颜又哪里知道霍靳西和慕浅之间发生的那些事?齐远忍不住叹息了一声。

其实他很能理解霍靳西,站在他的角度看,极为自律的霍靳西对慕浅是相当纵容的,比如在美国的时候让她住进自己的公寓,照料她的病情,半夜陪她去唐人街喝粥……他甚至觉得,霍靳西决定去美国亲自执行分公司的重组计划,也或多或少是因为慕浅——这么些年他跟在霍靳西身边,没见过霍靳西对哪个人这么用心。然而这一番用心下来,换来的是慕浅一声不吭地消失以及毫不留情的回踩,换做是他都会愤怒,更何况清冷骄矜的霍靳西?

清纯大眼软妹子美女气质刘海可爱私房写真图片

可是愤怒归愤怒,霍靳西之所以会愤怒,还不是因为在乎她?

这其间的分寸,齐远觉得十分不好拿捏,谁知道霍靳西的愤怒值在什么位置,而慕浅又能扛住多少折磨呢?别回头两个人都把账记到他头上,他岂不是倒了大霉?

庄颜见他愣神,忍不住推了他一下,“愣着干什么呀?”

“不懂。”齐远说。

庄颜“切”了一声,走到自己的位置放下文件,踩着高跟鞋就走向了电梯的方向,“不去,我去!我可受不了这样的工作状态了!”

齐远人还没回过神来,庄颜已经消失在了办公室里。

两分钟后,齐远眼睁睁看着庄颜领着慕浅回到了办公室,而他还坐在电脑前发呆。

慕浅瞥他一眼,直接走向了霍靳西的办公室。

齐远猛地看向庄颜,“是不是疯了,不怕霍先生炒了啊?这出事了我可不负责!”

庄颜冷笑着看了他一眼,“呵呵,直男。”

慕浅推门进入霍靳西办公室的时候,霍靳西正坐在办公桌后看文件,听见声音却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。

慕浅走到他办公桌前,直接将一份文件放在了他案头,“霍先生,抽空看看这份文件呗。”

霍靳西翻文件的手微微一顿,下一刻,他直接按下了桌上的内线电话,“齐远。”

电话那头,齐远正在庄颜的指挥下,面如死灰地假装自己不在。

霍靳西没有得到回应,直接就挪开椅子站起身来,准备亲自去外面喊人。

慕浅立刻闪身拦在他身前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霍靳西这才垂眸,看了眼前的女人第一眼。

失踪三个月,她倒是没什么变化,容颜依旧娇妍,妆容依旧璀璨,除了眼底那一丝疲倦,仍旧是眸光潋滟,顾盼神飞的模样。

看起来,日子倒是过得不差。

她用自己的身体挡着他,趁机抽回自己放在案头的文件,举到他面前,委屈巴巴地开口:“我千里迢迢带回来的,看一眼怎么了?”

她直接用文件挡住了自己的脸,于是霍靳西顺利地看见了文件开头几个字——婚前协议书。

“我们结婚吧。”慕浅说。

听到这句话,霍靳西伸出手来,拿过那份东西,一目十行地翻阅。

慕浅站在他面前,背着手认真地看着他,“我发誓,我不图的的任何财产,不图霍家或者霍氏的任何东西,我愿意安心做的妻子,为操持家务,为孝顺爷爷,为照顾孩子……需要的一切,我都乖乖地为做,好不好?”

“慕浅。”霍靳西翻阅完手里那份东西,终于又一次抬眸看她,“真觉得,我非不可?”

大概是他的眼眸太过寒凉,慕浅忍不住打了个寒噤,随后才又笑了起来,“不是,是我非不可。”

霍靳西静静地沉眸看她,仿佛在等着她继续往下编。

“兜兜转转这么多年,谁才是我的真命天子,我心里也算有数。”慕浅往前凑近他一步,拉过他的手来放在自己腰上,抬眸看他,“关于对的恨,我也报复了,放下了……现在,该是的,还是的,不好吗?”

霍靳西冷眼与她对视片刻,忽然抽回自己的手来,厉声喊了一声:“齐远!”

门外,一直胆颤心惊的齐远终于按捺不住,滚了进来,“霍先生……”

霍靳西已经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办公位,而慕浅的那一纸婚前协议,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。

眼见如此状况,齐远连忙上前拉了慕浅一把,示意她赶紧走。

“既然要工作,那我就不耽误了。”慕浅说着,上前捡起那纸婚前协议,翻到最后一页,签上自己的名字之后,重新放在了霍靳西案头,“我签好字啦,什么时候想签,都行。”

齐远哪里还敢耽误,匆匆拉着慕浅走了出去。

出了办公室齐远才长长地松了口气,“慕小姐,赶紧走吧。”

“行。”慕浅回答,拖着自己的行李正准备离开的时候,她忽然又停住,转过头来问齐远,“家老板最近住哪儿?”

齐远一愣,“想干嘛?”

慕浅轻笑了一声,“给我钥匙啊,我要去陪他。”

齐远看看霍靳西办公室的方向,又看看慕浅,“霍先生没有吩咐过,我不能给。”

“确定?”慕浅说,“不给是吗?”

庄颜无奈扶额,忍不住踹了齐远一脚,“是不是傻啊?这还看不清形势吗?赶紧给!”

齐远着实有些晕头转向,在两个女人的威逼利诱下交出了霍靳西一处新公寓的钥匙。

慕浅拿到钥匙,冲庄颜微微一笑,转头离开了。

头像

Published by